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林连玉精神奖

被授予林连玉精神奖,我以“被看见的感觉”作为感言。我说这份荣耀(若有)并非专属我个人的,而是全体前线华文教师的。这不是客套话,也不是谦词,而是肺腑之言。

林连玉先生毕生的奋斗,就是希望华文教育得以在我国永续生存。颁发林连玉精神奖,就是希望林公的精神被看见,被延续。

华教的存续是不容易的,有赖许许多多的有心人出钱出力,前仆后继换取得来。若有天华社不愿意捐献华教,会是怎样的局面?最基本的硬体建设,最需要的物资和人力从何而来,如何延续?尤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捐献者除了是社会贤达之外,还有一些来自民间。他们含辛茹苦,靠自己的力量去募资建设学校,提供必要的资源,使华教得以生存

由于贡献是具体的,相对比较容易被看到;要给予他们表扬,也比较容易做得到。但延续华教生命的另一股力量,即那些诲人不倦、坚韧不拔的华文教师,稍不留心就会被忽视了。有人认为他们接领薪金,付出是理所当然。

可是他们忽略了要当老师其实很不容易,要当华文老师更难。大学的华文老师,不但要教学,还要考虑学生来源,费心费神想法吸引学生报读。中学老师何尝不也如此?中学华文已降为选修科,可考可不考。华文老师不但要鼓励学生报考,还得绞尽脑汁协助他们应考,以免因整体成绩受影响。他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比一般老师还要多。小学华文老师相对比较幸运,因为华小仍存在。但要使学生爱上母语,延续其生命力,又岂是一件易事?

如此翻倍付出心力的工作是不讨好的。如果有中文系毕业的老师不愿意教华文,我们也不好太过苛责;但对于那些愿意承担起来的,我们是应该看见,并给予适当的关心与勉励。

作为一线老师,所付出的被看见,感觉是很美好的。我希望我的开头,可以让更多前线老师被看见。

华文老师应该被看见,林连玉精神也该被看见。

注:

① 全文:被看见的感觉真好

②历届林连玉精神奖得主和得奖原因:链接

《星洲日报·东海岸》06/12/2020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