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陈诗蓉:在线教学的挑战

自三月实施行动管制令开始,师范学院就启动了居家在线学习模式。八月末,第二学期开课,除了预科班新生,以及少部分选修了需要实践手作课程的学员,回院报到以外,其余的依旧留守家中,透过师范总院所推荐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谷歌视频通信服务(Google Meet)等继续线上学习。

与中小学生相比,给大专生上网课的问题小得多。首先,在电脑俨然已成大专生入学必备的“基本用品”,又“人手一机”的时代,配备不是问题。在技术上,他们就像网络原住民一样,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特别强,丝毫不比身为网络移民的师者逊色,甚至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配备不成问题,信息技术也可以学习,难以解决的是网络覆盖率问题。信号不稳定,上课不断掉线都是小事,问题在于不是所有区域都有网络覆盖,一些学生在家根本无法上网。另外,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固定宽带,无限数据可使用,当线上教学成为了新常态,学生得额外购买数据,造成经济负担。

以上所述都是外在因素,学生的自律、自主学习能力,才是开展高质量在线学习,实现“停课”,但“不停学”的关键。在公开给全国小学生免费参与的直播课上,看到小朋友像脱缰野马般,肆无忌惮地在留言区“畅所欲言”。有胡乱涂鸦,不知所云的;有出言不逊,挖苦萤幕前正在讲课的老师的;有和在虚拟空间偶然相逢的他校同学掀开骂战的……可见要求小朋友隔著屏幕,专注听课是多么呕心沥血的一件事。

至于已识时务的大专生,当然不会再像天真烂漫的小学生般,以为隔著了屏幕,山高皇帝远,而肆意宣泄不满的情绪。就算不想上课,也会赏脸地点开个人账号,让账号上的头像亮著,只是真人全程不露脸,也不出声。究竟是在专注听课,还是已经离席,抑或让老师消声,则不得而知了。

“停课不停学”是对自主学习能力的一大考验。之前在校,有规则的管束,有老师的监督,还有群体的制约,学生的学习是属于主动,还是被动,不容易看出来。而今停了课,居家学习,显现的才是教育最真实的面貌。缺乏客观环境的约束,少了外部的强化手段,我们的学生还愿意学、乐意学吗?是不是具备自我管理、自我鞭策、自我学习、自我决策的能力?

自主学习能力不是天生的,需要有养成的过程,即先得有机会学习“自主”,才能追求“自主”学习。在这之前,我们的教育是否给学生留下了足够、适当的空间,让他们有机会学习自主?这一次疫情中的“停课不停学”,正好为以上问题交出“答卷”。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0年12月03日| 专栏:龙门阵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