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鹿六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第一次听到“黑鹤”这作家的名字,是社区关怀工作室的俊鸿介绍的。那天,他滔滔不绝地告诉我有关黑鹤对摄影的热爱,及黑鹤在蒙古大草原的游历。那一刻,让我对蒙古大草原有了许多憧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踏上蒙古之旅。即使未来未能有机会踏上蒙古的大草原,但是阅读黑鹤的作品,至少可以来一场纸上旅行,这也不为过。

《驯鹿六季》是我第一本阅读黑鹤的作品,故事主要围绕着鄂温克族驯鹿的生活。鄂温克是鄂温克族的民族自称,其意思是“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中国东北大兴安岭深处的鄂温克族是以饲养驯鹿和狩猎作为生,他们一直沿用自然的历法,一年有六个季节。从《驯鹿六季》中,除了让我了解鄂温克族驯鹿生活,让我获益不浅的是鄂温克族驯鹿文化特征的语言,书中有许多与鄂温克族驯鹿相关的词语特别有趣,如:托克鲁克(盐袋子)、恩靠(苔藓)、奥伦(驯鹿)、细路(吃饭)、徐阿亚(你好)等。

《驯鹿六季》这篇小说采用第一人称“我”来讲述一名来自北京的少年。在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这名少年亲眼看着母亲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倒。他因母亲不幸在车祸中丧生而极度伤痛,甚至失语。他仿佛把自己关在一个钢铁般的笼子里,不再说话,不再交流,不再思考,甚至不再生活。他期盼有一个“蒙太奇”的魔法把自己带回到有妈妈的生活里;他活在从前,把自己与这个世界彻底隔离,甚至与父亲有了隔膜,他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读到这情节,不免会想起我曾因父亲病逝而崩溃,有段时间真的不想与任何人说话。这种“心理创伤”也许比外伤更加难以复原,也许永远都不会消失。它会暗流不停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涌动,我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击垮。或许这名少年的失语是为了试图抵制心理创伤,不让自己被其他事情影响,迫使自己脱离事实。

之后,这名少年跟随做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父亲前往中国北方的大兴安岭。在一次偶然的机遇,这名少年偶遇在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中生活的驯鹿鄂温克老人——秋鸟。秋鸟是我在故事中最欣赏的角色,他是一个冷静、不畏艰险、坚强的铁汉子,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也要硬着头皮去闯一闯。故事中有一只可爱的小神兽——海薇德,它是一只白色小驯鹿,它在母亲把它生下后就被抛弃了。海薇德与少年之间的互动,是我最喜欢的情节。其实,人与动物之间互相的信任、和谐共处也是一种自然现象,是为了获取利益的人类,破坏了动物们对人类的信任。在《驯鹿六季》里,多次描写了动物被猎人残杀,每一节都让人触目惊心,这不是故事,是确确实实的真实版故事,每一年有多少动物都惨死在人类的屠刀下。那残酷的剥皮行为是为了保持动物皮毛的鲜亮,满足人类对奢华的需求。

就这样,这名少年和秋鸟,还有小狗乌提及白色小驯鹿海瑟薇一起经历了驯鹿鄂温克人的六季。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少年可以如此亲近自然与森林,与秋鸟学习森林中的生活智慧,学会尊重森林中生灵,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同时他也能以新的角度看待周围的世界,让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强大。最后,这名少年能够对母亲的逝世释然,也与父亲冰释前嫌。

就在“创伤”被撩起后,黑鹤犹如心灵世界的开关,他融合了现代生活与原始森林,让自然森林医治人类心灵的创伤,汇聚了生命的存在感及活着的意义。我的“创伤”也随着这六季,渐渐释然,对生命有了另一种憧憬。我期盼有朝一日,可以走进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过着如秋鸟般的森林生活,领略大自然中的美。

邱缨婷

邱缨婷

一位之前不爱阅读,害怕阅读,但现在慢慢爱上儿童文学的语文老师,目前在冷甲华侨小学执教。

最新帖子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