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奖

RULES

大卫的规则

“咔嚓!”它酥脆的外皮轻轻裂开,里头白嫩的肉弹牙爽口,在男人的嘴里细细嚼着。那一丝丝辛辣的刺痛感正在味蕾里慢慢散开。随即,他狂灌了一罐啤酒。

“过瘾!”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眉宇间皱成了一条线,眼前的素食汉堡吃不下去了。

“妈妈!妈妈!为什么他们要吃肉呢?”我稚嫩的双眼望着妈妈。

长大后,妈妈告诉我,她对于我能理解自己吃素的原因而感到高兴,也对我当时不是问她“我为什么不能吃肉”而甚是欣慰。因为儿时的教育,我认为吃素不是为了尊重妈妈,而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尊重别人呢?

犹记得有好几次,正在逛超市的时候,我无意间经过了好几个海鲜档,立即掩鼻而去。那鱼贩看了,似乎很是不满。现在想起,他们不过是为了挣两口饭吃。但是,非要杀戮不可吗?我的心被枷锁缠绕着。直到那天……

我陪妈妈走在菜市场里,只见一个中年阿姨把一尾挣扎中的大鱼重重摔在砧板上,水花四溅,鱼鳞俯拾即是。一条条大鱼如艺术品般躺在“血泊”之中。在它们的世界里,躺在碎冰之上,便意味着死亡。我望着死不瞑目的它们,那布满血丝、瞪得老大的眼睛似乎在告诉我:“还……我……命……来……”

我心里一毛,匆匆离开那个充斥着腥味、杀气和怨恨的鱼摊。在我“人人都应茹素”的观点里,我认为吃牛肉已经是个大错。甚至在近年来,人类竟然有了吃蛇、鼠、獾、乌龟、蟑螂、狗、虫子等的口腹之欲。喔!人类为什么这么疯?!

妈妈似乎察觉我对这些事物的敏感,便找机会开导我。她让我了解了,能吃肉对别人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们学佛,我们明白动物会痛,但有些人也许没想得那么深远。当我厌恶地看着别人,他们也会反感。甚至有一些抽烟恶汉,当你对着他捂鼻子,他会马上赏你一巴掌。吃素还是吃荤,不是我的错,更不是谁的错。

对啊!别人正吃得开心,我却在一旁生闷气,那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自那天起,我尝试对眼前的肉视而不见,我不断在催眠自己,那只是蔬菜,那只是蔬菜……这听起来有点傻,但还真的奏效了!虽然有时候,朋友好玩的弟妹爱对我餐盒里绿得发亮的擂茶提意见,爱在我面前故意吃肉,但我无视他们的冷嘲热讽。我认为,只要能三餐温饱,吃什么也无所谓了。

如今,我能大大方方地坐在朋友旁吃饭,尽管我们的盒饭天差地远。到头来,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吃什么做什么,岂止是人,甚至是那牺牲自己成为我们盘中餐的动物,孕育我们生长的大自然,只要是世界一切有情众生,我认为,他们最起码要得到文明对待——尊重。

导师寄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对于别人的选择,不加以批评,接受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大家相互尊重,这是多么的难得啊!舒卉能从厌恶生气到选择尊重,这实在是太有智慧了。给你点赞。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