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玉斌

冷玉斌

亲近母语《家庭学校》主编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冷玉斌:让儿童阅读焕发德育的神采✨

编辑的话:儿童时期是孩子道德观念养成的关键时期,而阅读却可以在无形中产生神奇的魔力。面对个性迥异的孩子,做好儿童阅读很难。

小编今天和大家分享,冷玉斌老师多年来陪伴儿童阅读,是如何让儿童阅读焕发德育的神采的。

儿童阅读里的德育行动

很长时间以来,在儿童阅读方面,我一直坚持做三件事。这三件事是大声朗读、好书推荐、阅读导引最初是一件一件依次来,几年过去了,这三件事差不多同时进行着。

  1. 大声朗读

为孩子朗读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一所私立小学的校长莫林·费登,深信朗读对孩子具有重大的教育意义。她曾经每天为全校师生朗读,后来虽因沉重的行政工作不得不缩短时间,但仍每周五为全校师生朗读。

为孩子朗读故事当然也是上课的一个环节。毋庸置疑,孩子们——无论大小,都喜欢听故事。深受人们喜爱的澳洲童书作家科林·狄力,成长于澳大利亚巴罗萨谷一个水患连连的地区。学校只有一位老师。每逢大水成灾时,超半数学生都无法到校上课,老师不想浪费时间教少数学生正常的课程,因此选择为学生讲故事。这些水灾发生的日子对科林来说具有神奇的魅力,他说他在那些日子里反而学到了更多阅读及写作的技巧。

我同样无限相信朗读的力量,而且我想,我的朗读对孩子们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意义,那就是解决他们没有书的问题——必须承认,因为种种原因,我身边不少孩子几乎没有课外书,而当我捧起一本书大声朗读时,这个问题就自动解决了。

直到现在,我的课前五分钟都是雷打不动的朗读时间。上课铃打响的时刻,我的孩子们都端坐在教室里,满怀期待,神采奕奕,等待我的声音响起。看着小朋友们个个安静得像只小老鼠,全神贯注地随着故事情节或喜或忧,我觉得这实在是难得且有趣的事。

我朗读的作品都是好书,最近正在读威廉·史代格的作品《帅狗杜明尼克》。在老猪去世以后,杜明尼克陷入了沉思:

人生突然变得太悲哀了,但却十分美丽。悲伤满溢的时候,美于是黯淡下来;悲伤过去之后,美也会再度出现。所以不知怎的,美丽与悲哀虽然截然不同,却互相归属。

孩子们聆听着这样的文字,一种静静的道德感极为强烈的氛围笼罩着整个课堂。德育在哪里?它从来不在高处,就在我们与孩子们共处的阅读空间里。

在这两年里,我先后给孩子们朗读了《小猪唏哩呼噜》《夏洛的网》《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帅狗杜明尼克》《查理和巧克力工厂》《怪老头儿》《宝葫芦的秘密》……

在这些真正精彩的儿童文学里,孩子们经历了夏洛无私又有意义的一生,体会了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之间趣味盎然的友谊,领略了帅狗杜明尼克说走就走的冒险精神,还有小猪唏哩呼噜既有趣又有人情味儿的成长。

这些书不缺乏孩子们喜欢的幽默和趣味,更闪耀着人性与德性的光辉,是真正的人生种子与成长基因我的朗读,正是悄悄地将这些留给他们,留给成长。

2. 好书推荐

向孩子们推荐好书一直是我喜欢的事情,正像某位哲人所说,去除杂草的最好方法是在上面播种庄稼,好书的意义就在于将“缺德”的坏书赶跑。因为推荐好书,我感觉快乐,而孩子们得到我的推荐同样感觉快乐。

这两年我带的是中年级,结合孩子们的情况,联系教学实际,感觉自己推荐的好书还不够丰富。回想几年前,我就开始坚持做这件事。翻开日记本,我发现在曾经带过三年的学生即将毕业时,我写过这么一篇日记:

     早上跟许小寒同学借来她的图书记录本,上面记录着我在课上提到的一本本书,这一本本书里寄托着我曾经的理想吧?
     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推荐这些书的,其实谈不上推荐,只是“提到”,因为某篇课文或者读物与此有关,或者拐几个弯搭上边,就顺嘴说了出来。很多都是当时灵机一动,现在自己翻看着,只觉有趣得紧,还有些不可思议,我竟然提到了这个,还有那个,什么?还有这个!
     感谢许小寒同学,让我可以看到我这个时段的坚持与努力。还有好几位同学和她一样,在小本子上一笔一画写下那些书名,未来是你们的,希望这一本本书在某个时刻,能够给你们必要的支持。
     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这样的激情与勇气,先把这个书单(部分)记下来:
     《车的颜色是天空的颜色》《帅狗杜明尼克》《大盗贼》《特别的女生萨哈拉》《傻瓜城的故事及其他:辛格童话故事集》《芝麻开门》《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林汉达中国历史故事集》《城南旧事》《向着明亮那方》《空谷幽兰》《儿童的文学世界》《长满书的大树》《麦加菲美德读本》《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忏悔录》《没有画的画册》《悲惨世界》《九三年》《一个时代的侧影:中国1931—1945》《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晚清七十年》《书读完了》《敬畏生命》《一个人的村庄》《恶为什么这么吸引我们?》《奇特的一生》《太平风物:农具系列小说展览》《中国诗学之精神》《古文观止》《苏东坡传》《寓言的密码》《总统是靠不住的:近距离看美国之二》《淡墨痕》《马提与祖父》《星空下的婴儿:一个魔鬼情圣的自白》《老照片》《论摄影》《再见了,可鲁:一只狗的一生》《你没见过的历史照片》《包法利夫人》《羊脂球》《文心》《作文七巧》《作文十九问》《文学种子》《娱乐至死》《关于他人的痛苦》《庄子现代版》《东京昆虫物语:46则与昆虫相遇的抒情纪事》《工作DNA》《梯形教室的六个下午》《天方夜谭》《寒冬夜行人》《看不见的城市》《小说稗类》《活着》《绿毛水怪》《古典的中国:民间人性生活读本》《中国古代文化常识》《论语通译》《论语今读》《丧家狗:我读〈论语〉》《论语别裁》《小话西游》《书时光》《温故》《往事》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一位教师可以为学生提供的最珍贵的服务之一就是将其从一本书带往另一本书。”美国学者寒哲说过一句话:“人通过阅读,而不是听课,受到教育。”许小寒同学的本子上还记着一句话:“何物带咱去远方/一只船不如一本书。”(狄金森语)

虽然是几年前的日记,但如今读到,仍激动不已,尤其是有那么一些些欣慰,因为向孩子们推荐好书这样的事情我一直在做。我愿意将这美好的种子播撒进他们的心田,让他们在成长的道路上有更多可能性、更多发展性,最重要的是有更多道德的品质、更多人生的潜力。

3. 阅读引导

作为语文教师,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阅读导引”,但我在这里所说的,更多的是指课外阅读,尤其是关注儿童阅读中的德育因子,引导孩子们去读、去思、去写。在他们汩汩不息的笔下,我分明看到了他们人格的成长和道德的提升。

赵爽:我给妈妈带来了快乐。记得几年前,妈妈的外婆去世了,妈妈瞬间流下了豆大的泪珠。我看见妈妈哭了,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让妈妈开心,我上厕所时看到衣服没洗,于是我就帮妈妈洗。我放了水,开始洗衣服,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帮妈妈洗衣服,妈妈一定会开心的。我洗完了,急忙告诉妈妈:“妈妈,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妈妈明白过来,立即擦掉了眼泪,一把抱住我说:“宝贝,谢谢,妈妈爱你!”我让妈妈笑了,我心里美滋滋的。(读《快乐便士》)

——这样一颗为人着想的心、关心妈妈的心,是不是很透明,给人温暖呢?

万嘉仪:我妈妈的想法是:“首先,文中的母亲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用无私的爱纺织了一个善良的谎言;同时,她还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同是母亲,我应该学习她那博大的胸怀,以及对孩子倾注无私的爱的教育。”(读《童心与母爱》)

——这是亲子共读,孩子要在书上记下家长的话,这样有趣又有料的亲子对话是不是最好的家庭教育呢?

魏嘉欣:我想给同学万嘉仪买一个粉白相间的橡皮,因为我看她非常喜欢这类橡皮,她现在有一个蓝白色的,所以,我想给她买一个不一样的。(读《快乐便士》)

——同学之间和谐共处,彼此关心与照拂,才会有这么动人的情怀。在暖暖的话语里,少年的德行正在慢慢养成吧。

金鹏飞:如果我就是老爷爷,听了盗贼头儿的坦白,我会对他说:“你这个人是一个做错事会承认的人,你一定会早点儿改邪归正。好了,你的徒弟可以走了,你呢,就留下来吧。”(读《盗贼来到花木村》)

——这是对善恶转化的认知、对人与人之间互相信任的赞美。德育的目标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这种感受幸福、创造幸福的能力。

赵可:可能是因为“我”把那只马蜂的家人给弄伤了吧,马蜂觉得“我”很可恶,弄伤了它的家人,就反击“我”,结果自己丢了性命,“我”也被它咬了,所以会重点写它。我想对那只马蜂说:“再见了,曾经愤怒的小马蜂,你的朋友和家人肯定会记住你的,虽然你走了,但你曾给它们(家人、朋友们)带来过美好记忆,希望你在那个世界一切都好。”(读《捅马蜂窝》)

——人是自然之子,对自然的关切、对生命万物的尊重与珍惜,能够生出体察、敬畏之心,这才是最好的德育的落脚处。

孩子们在阅读中写下的这些片段,明确地告诉教育者,德育绝不是索然无味、了无生趣的道德与政治说教,而是有着更多来自生活的魅力,而阅读从来都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焕发德育神采的儿童阅读必定会引导儿童成长,提升儿童的生命质量。

让儿童阅读焕发德育的神采

“有个天天向前走的孩子,他只要观看某一个东西,他就变成了那个东西。”法国儿童文学作家保罗·阿扎尔同样表达过这个意思,他是这样说的:

当孩子们还不具备品尝赤裸裸的真实的能力时,将真理用适合他们幼小生命阅读的文字包裹起来,让他们在阅读中将其咽入肚中,岂不是所有父亲和母亲们最光荣骄傲的一项工作?这些还未经任何腐蚀的纯真率直的灵魂,总是饥渴地吸收着隐藏在书中的信息。(《书,儿童与成人》)

同样的工作,岂不也是为人师者最光荣、骄傲的?多年以后,哲学家、教育家雅斯贝尔斯在其教育经典《什么是教育》里写道:

教育依赖于精神世界的原初生活,教育不能独立,它要服务于精神生活的传承,这种生活在人们的行为举止中直接表现出来,然后成为他对在的关注和国家的现实态度,并在掌握创造性的精神作品中得到高扬。在我们时代里,精神命运必然决定教育的内涵。

在当前的学校中,老师和孩子们一起进行什么品质的儿童阅读,也一定是孩子们所能遇到的“精神命运”之一种。每一位语文老师,尤其是小学语文老师,都应该在儿童阅读事业上开辟道路,进行实践。

苏联优秀儿童诗人马尔夏克有段话写给儿童文学作家:

艺术不是慈善事业。它不能用从这个口袋转放到那个口袋中的寥寥无几的琐细的教训来敷衍了事。为了能给读者很多东西,应该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献出来。

我想,为了能给学生很多东西,我们同样应该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出来,做一个守望者,做一个领路者,做一个推动者,让儿童阅读焕发德育的神采,让自己的学科实践成为好的德育课程,成为孩子们所遇到的最好的“精神命运”。

作者:冷玉斌

亲近母语《家庭学校》主编

文章来源:源创图书《教书这么好的事》,冷玉斌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